“报复性消费”未如预期,专家支招:改革提振消费

2020-06-29

“报复性消费”未如预期,专家支招:改革提振消费

原标题:“报复性消费”未如预期,专家支招:改革提振消费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各个行业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生产运营。相比之下,消费复苏仍然相对疲软乏力。

6月23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等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热点研讨会举行,聚焦“消费潜力与扩消费对策”。

多位专家分析,消费复苏疲软乏力,但中国居民消费仍具有较大潜力。消费券等只是权宜之计,必须用改革的办法才能真正提振消费,壮大中等收入群体,减轻居民部门住房债务负担,健全社会保障体系,根本性地减轻居民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方面的后顾之忧。

消费出现结构性分化

多位专家分析,消费复苏乏力,但出现了结构性分化。

一方面,网上消费、新业态消费等增长比较快;另一方面,餐饮、住宿以及与旅游相关的服务类消费仍然较为疲软。之前预期的“报复性消费”暂时还未出现,促消费任务仍然艰巨。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指出,当前的消费不足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被动的消费减少。由于疫情原因,虽然有消费意愿,但是没办法消费;二是居民主动降低消费。因为收入下降,不得不主动减少消费。这种情况导致的后果可能会比较严重。另外,人口结构也会影响到消费。现在中国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一方面老年人群体消费的欲望相对偏弱;另一方面适合老年人消费的有效供给可能也不足。

毋庸置疑,中国居民消费具有较大潜力。中国人民大学国家经济学教材建设重点研究基地执行主任陈彦斌表示,消费潜力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中国居民部门消费率持续偏低,未来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二是国内市场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产品的供给还较少,消费者对高品质产品的消费潜力由于供给侧受到抑制而未充分释放;三是中国消费环境整体欠佳,部分消费者的消费潜力未被释放。

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指出,消费潜力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是人们的收入;另一个是预期。越是没有安全感,边际储蓄倾向会越高,消费倾向越低。现在不仅要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水平,还要提高他们的消费意愿,即提高生活保障水平。

改革的办法提振消费

提振居民消费是长期以来的难题。过去二十年,国家高度重视提高居民消费水平,但并未促成高消费发展态势。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我国内需潜力大,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突出民生导向,使提振消费与扩大投资有效结合、相互促进。

陈彦斌表示,用改革的办法才能真正提振消费,消费券等只是权宜之计,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居民消费持续低迷的问题。货币政策等传统宏观政策对此也作用很有限。即将到来的“十四五”期间我国需要战略性地着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收入与消费。这既是落实高质量发展和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需要,也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避免陷入低消费低增长恶性循环的现实要求。

陈彦斌建议,转变经济发展模式,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从初次分配和再次分配两方面入手,缩小居民收入差距,壮大中等收入群体。加快建立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减轻居民部门住房债务负担,降低居民债务对消费的抑制作用。健全社会保障体系,根本性地减轻居民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方面的后顾之忧,降低居民预防性储蓄。

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平指出,还需要关注中小企业和个体户。通过直补为中小企业提供帮助。稳定中小企业才有可能稳定基本的就业盘,居民收入才有保障。

林采宜认为,把需求变成有效需求,赋予有消费需求的人支付能力。消费券的现金化是非常有效的做法。还要进行公积金账户的改革,可以放宽公积金账户的提现制度,使它可以用于缓解目前居民支付能力不足的问题。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